跑步

白石主神 第一百零二章 二世祖

2019-10-12 23:52: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白石主神 第一百零二章 二世祖

这个炼金工会的执事心中清楚,凡是能够拿出炼金工会总部会长大人令牌之人,他们或者是权势极大之人,像光明同盟高层,欧罗巴帝国皇族之人,或者是对炼金工会有大贡献之人,比如创造出一种新奇配方之人。『,

除了以上两种情况之外,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

对方乃是托马斯会长的亲支近派!

比如对方是托马斯会长的子侄辈之类,这样一来,会长大人因为喜爱这个晚辈而赠送给他一块贴身令牌,让其在光明同盟中所有炼金工会内都会畅行无阻。

“是了,这个小子一定是托马斯会长比较喜欢的子侄辈,这才被会长大人赐予一块贴身令牌,看他那傻里傻气的样子也不可能是因为对炼金工会有大的贡献而被赐予令牌的,当然,看其外表穿着,更不可能是什么皇族之类的有权势之人的!”面色白皙的中年人暗自思忖着。

其实,这个炼金工会的执事猜测的也是有点沾边的,罗林获得的这块令牌乃是当初他与托马斯等三位炼金工会会长进行新奇配方交易之后,托马斯事后将这块令牌赐予他的。

用托马斯的话语来说,虽然罗林是通过交换才献出的新奇配方,但他毕竟是献出了,对炼金工会也算是一个极大的贡献,所以,这才赐予他一块贴身令牌的。

“哼,说来说去原来是个‘二世祖’!仗着长辈的余荫,拿着托马斯会长的令牌到处招摇撞骗,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败类!”

面色白皙中年人此刻对罗林更加看不起了,他虽然骄横,但是,他对于这种没有丝毫本事,而仗着祖辈的实力充门面的‘富二代’‘官二代’最是痛恨。

然而,罗林虽然是靠着‘米修斯的余荫’而获得了这块托马斯的令牌,但是这个执事却是并不知道,这位被他认定了是‘二世祖’的罗林便是本次炼金大会的冠军存在,罗林本身在炼金一道的本事可是比他这个炼金工会的执事要强得太多了!

虽然面色白皙中年人痛恨对方,但是对于手持托马斯令牌的罗林,他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对方手里拿着的乃是炼金工会总部会长大人的令牌,他一个小小的执事可是不敢造次的。

面色白皙中年人一挥手,让围着罗林的十余名炼金工会的高端战力退开,其实,根本不用他示意,当罗林拿出那块令牌的时候,这十余人便是没有胆量再上前进攻了。

开玩笑,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端的饭碗都是托马斯大人家的,你在这里对一个手持托马斯大人令牌之人动手,那真是寿星老上吊,嫌命太长了!

“这位先生,请问你怎么称呼,与我炼金工会会长大人是什么关系?”面色白皙中年人此刻早已从窗口处走了出来,对罗林说话也客气了起来。

“在问别人名字的时候,你是不是应该先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呢?”对于这个执事的前倨后恭,罗林是没有一丝好感的,所以说起话来也是没有丝毫的客气。

“哼,拽什么拽,不就是个仗着托马斯会长威名的二世祖么!”面色白皙中年人心中不屑道,虽然他对罗林说话是客气了,但是他内心深处对罗林是根本看不起的。

然而,心中想是一回事,嘴上他可不敢这么说,毕竟对方有着托马斯会长的令牌,原先不知晓的时候有过顶撞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若是还以先前那种态度对待罗林,那他这个执事也就不用再干了。

“这位先生,我乃是炼金工会的一名执事,我叫莱文,敢问先生大名?”面色白皙中年人声音甚是恭敬的说道,但是他的眼底深处却满是不屑。

“哦,莱文执事,我叫路易斯,至于我跟托马斯大人的关系,我想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罗林说出了自己的假名。

对于罗林方才‘居高临下’说出的话语

,内心无比敏感的莱文心中不由感到一阵屈辱,自己好歹也是一名执事,竟是连问对方与托马斯会长是何关系的资格都没有。

其实这个莱文也是敏感过头了,别说罗林与托马斯会长有着一些关系,就算是普通之人,你问人家事情,人家也是有着不告诉你的权利,但是现在莱文就将罗林想象成了,对方是看他职位低微,这才根本连鸟都不鸟他的。

莱文更是没有想过,方才他对罗林与薇薇安两人便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现在来了一个大逆转,对方也是‘居高临下’的这般对他了。

如此一来,莱文执事不由对罗林更加厌恶了,只是对方势大,他不好发作而已。

“大哥哥!”

正在这时候,薇薇安高兴的走了过来,刚才在炼金工会众人将罗林围住之时,她都绝望了,但是没有想到,罗林突然拿出一块令牌来,就迫使炼金工会那十余个凶狠之人退去,并且,那个凶巴巴的莱文执事也对大哥哥好言好语起来,她的心中顿时生出了希望。

不仅是薇薇安,就连路见不平,出言喝止莱文执事的那位俊朗的年轻公子以及周围不少人也不由都长出了一口气,刚才他们都以为罗林今天要吃大亏了,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竟是有着如此底牌,一下子将莱文执事等一众炼金工会之人都给震慑住了。

“大哥哥,那解毒药剂的事情……”薇薇安来到罗林跟前,怯生生地说道,她的心中可是一直记挂着自己父亲的安危呢,所以她不由提醒罗林道。

“放心吧,小丫头,我知道的!”罗林安慰了一下薇薇安,随即转头对身前面色白皙的中年人说道:“莱文执事,之前我们请求炼金工会炼制‘朱果解毒药剂’的事情,还请你现在办来,不然,这个小姑娘的父亲可就真的没救了!”

此刻,包括罗林本人都以为,有着托马斯令牌的震慑,这个莱文执事肯定就会当即派人炼制药剂了,但是哪里想到,当罗林提出这一请求的时候,那个面色白皙的中年人却是冷笑一声,随即摇了摇头!

景德镇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汕头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安庆治疗癫痫病费用
景德镇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汕头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