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归一有道 第二十一章 老朋友(第三更)

2020-01-16 16:56: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归一有道 第二十一章 老朋友(第三更)

欧阳桀还是准许刘星在林侯府多待几日,陪陪家人,往后回到山中又得是半年之后才能出来。

刘星陪了家人几天之后,跑去醉仙楼买了两坛陈年桂花酿,在林府的半年不像以前那样开销,刘星口袋还是有几两银子的,精挑细选了几味下酒菜,递给掌柜银子的时候,油然而生一股豪爽之意,毕竟第一次这么大手笔买东西。

回林府的路上,他拐去拾穗巷子,想看一看老宅被烧成什么样子,顺便看看以前让他爱不惜手的几本书还在不在,他记得收在床头一块翘起的木板底下,这样方便他卧床而看,毕竟家里没有像样的桌椅家什。

而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堆断木残桓以及仅有的一堵被熏黑墙的时候,心中就没报什么希望,但他还是走了进去,毕竟在这屋檐下生活了十年,老屋养人,情感还在。

此时正值黄昏,老屋西晒,没了西边一堵墙,屋子里从未有过这么亮堂,一堆焦黑木头堆里,一根金属,闪闪发光,刘星好奇,捡起一看,炭灰飞扬,不由得痴痴一笑,那是奶奶的老烟枪杆,刘星拍了拍土,收入怀中,环顾四周,确实什么可以拿的,便打道回府。闻着手上两坛桂花酿散发的酒香,刘星的心情无比舒畅。

他记得在竹海训练的时候,欧阳桀整天念叨这酒如何如何之好,入口柔醇,指绕心头。所以趁一得空期间,便买了回来,回到林府,送到欧阳桀跟前的时候,这位年过花甲的古稀的老人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拉着刘星痛快畅饮。本以为这老头儿这么爱喝酒,酒量一定很好,殊不知三杯不到,倒头就睡。

看着趴在桌上呼呼打鼾的欧阳桀,刘星脸上抽了抽:

“老头儿,你在逗我么。”

没办法,刘星把欧阳桀抬上床,铺好被子,收拾桌椅,掩门离去。

回到客苑,跟妹妹和奶奶道别之后,一个人进了山。休息的这几天,他感觉身上的异样越来越多,特别明显的是,身体燥热难耐,浑身的力量像是积蓄到了临界点。

午后,刘星一个人来到后山上,他现在感觉全身血液如同灼烧一般,想找个突破口宣泄出来。

而这一切的诡谲,刘星觉得都能规为修炼所致。

刘星在林中狂奔,感觉眼前景物变化比之前慢了些许,心中诧异是否自己的修炼不进反退?但是接下来的捕猎相比以往得心应手,以前很难追上的风影角羚这次居然能并排飞奔,以至于那风影角羚像见鬼一样看着他,刘星不由得纵声欢呼......

此时刘星仰面漂浮在青竹峰的小湖上,清风徐来,内心无比顺畅。

“咕...”

一阵肚鸣,空腹感开始阵阵袭来,刘星又饿了。

“活见鬼了啊?”心中郁闷。

忽而一阵风吹来,带着些许肉香,刘星口舌生津。

什么东西这么香,感觉好好吃啊,刘星一个鲤鱼翻身,朝香气飘来的方向游去。

上了岸,香味更加浓郁,自林中深处飘来。

泽水国内水性灵气异常浓郁,水养万物,继而养育了不少草木灵兽,天湖山脉占地异常广阔,其中世上珍稀的花木、鸟兽在天湖山脉中十分丰富,而林侯府处于天湖山脉南端,与山脉北方的瑞丰城田侯府,东方的耀日城王侯府,西方墨沙城齐侯府成四角鼎立之势。在不成文的规定下各自占据着一定边界的天湖山脉资源。

此刻,刘星正顺着勾着胃口的香气快步向林中深处走着,正午时分,烈日当空,林中树影斑驳,刘星走过,林中看不见的阴暗深处传来隐隐兽吼,似有忌惮,隐而不发。刘星此刻听闻不见,脑中的空腹感在抓狂,口中饿得泛着胃酸,牙齿开始打颤,神志有些迷离。

他走走停停,不断辨认方向。

不知不觉中,刘星来到了楠城地界,从一人高的草丛中走出来,眼前豁然开朗。诺大的草地上,数十人才能合抱的树干,一棵参天大树,高耸入云,如巨剑破天。

翠影叠嶂间,红果若隐若现,细看之下,红果如葡萄串珠,每个果子如玉石般清澈透明,其核心有一缕火苗,泛着不同于寻常火焰的红光。

勾起刘星食欲的香味正是由这种果子散发出来。

望着娇艳欲滴的果子,刘星眉心青筋凸起,阵阵跳动,闻着不断飘来的灵香,刘星脑中只有一个欲望,吃!

刘星快步走到树底下,手脚并用爬上树干,坐在一个树杈上,摘了些着手边随意够着的果子,其入口清甜,果汁丰富,如暖流入胃,腹中微热,越吃越饿,刘星顾不上细细咀嚼品味,直接吞咽了。

鲜红的果汁从嘴角溢出,顺着脖子流到刘星身上,他浑然察觉不到流在身上的果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渗入自己的体内,就像干枯的大地,吮吸着雨水甘露,就连粘在衣物上的果汁,也被吮吸殆尽,被果汁染红的粗布麻衣,恢复了原有的样子。

...

就在刘星吃得忘我的时候,林侯府欧阳桀的房内。

打呼的鼻鼾声震耳欲聋,床上的欧阳桀看上去睡得很死,浑然不知他的咽喉以上,十寸的地方,正悬着一把短剑,通体灰色,无光无亮,如同死物。

短剑嗡鸣,蓄势待命,屋内香炉香烟笔直向上,轨迹无丝毫改变之意,那是因为这个屋子的气流,都被站在床边的人影身上溢出的杀机所摄。

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半柱香,短剑似是不耐烦,由嗡鸣微颤变得摇摆不定,床边的一双眼睛瞳孔倒影着此番景象,久久不语,短剑也不敢擅作主张,尽管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良久,鼾声依旧,唯有一声叹息悠悠响起,杀气收敛,香烟袅袅。

短剑不甘心地倒飞而回,房门嘎吱一声,轻轻掩上。

床上的欧阳桀猛地一睁眼,全惊怒之色,体内灵力翻涌,压抑着一直几欲脱体而出的,同样惊怒的赤焰剑,释放的焰力几乎要将欧阳桀的五脏六腑灼伤,欧阳桀感受到了它的惊怒悲愤,他何尝不是,怎敢相信先前一幕,心中如同针扎。

中山大学光华口腔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
德庆县人民医院
四川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衡水白癜风治疗价格
泰安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