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万灵灭魔阵 第六百二十四章 大敌当前

2020-01-18 15:31: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灵灭魔阵 第六百二十四章 大敌当前

吕凤来微微笑了笑,“我跟晓蕾一见如故,很是投缘,能够将她救回,我也很是开心,何来要李国主报答一说,我和晓蕾现在都很虚弱,您还是赶快给我们安排下休息的地方,让我们都能好好休息休息,也好尽快恢复吧。”

李中硕闻言一拍额头,“哎呀!我都乐糊涂了,竟然把这事忘了,快快,恩人快随我来,我这就安排最好的住处请恩人休息!”说罢,他转身亲自带路,引领着吕凤来等人向外走去,陆翊见此赶忙跟了上去,临走时,他瞥了一眼刚才给晓蕾公主疗毒的那间偏殿之内的情况,只见偏殿内的那只银桶早已碎裂成了两半,整个变成了黑色,在它的周围,一地的黑水已经渗透到了地下,正“滋滋”的冒着黑烟。不知为什么,陆翊总感觉这毒性似乎比洞玄仙子的毒还要厉害,也许,这就是那尸毒的特点吧。

修养了三天之后,吕凤来才算有了些许力气,这三天,陆翊始终陪在她身边,本来,陆翊想要给她施法疗伤的,可是,凤清却说寻常法术对吕凤来这伤势起不到作用,因为她亏损的灵力并不是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亏损的那气血,那气血根本就不是可以靠药物跟术法能够补充恢复的。凤清对此事始终有些耿耿于怀,可是她的话头却被吕凤来阻止了,没办法,凤清把一腔怨气都发泄在了陆翊的身上,整天嘟哝着要不是为了见陆翊,少主也不会遭此大罪伤及根本云云。陆翊虽然不明就里,但多少猜到一些,也许吕凤来为了救晓蕾公主,动用了什么非常的手段。陆翊将魅青竹自玉佩内移出,向她详细讲述了吕凤来救治晓蕾公主的事情,并且让她悄悄探查一下吕凤来的身体状况,魅青竹探查完后惊叹,这吕凤来的血脉当中竟然蕴含着一股神秘的能量,她也说不出是什么能量,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是一种非常古老又非常精纯的上古神兽的血脉之力,只是,这血脉之力似乎在最近有所流失,而且流失的数量还挺大,才会使得吕凤来现在如此的虚弱。

这下,陆翊明白了,吕凤来肯定是动用了自己体内的火凤血脉的力量,这可是被火凤一族视为至宝的血脉之力,怪不得凤清对此有很大的怨念,这其实相当于动了人家火凤一族的老底儿一般,自然人家不会高兴。陆翊心中多少也有些愧疚起来,倒不是为了救治晓蕾公主的事,而是他认为自己还是太弱了,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好,他也暗下决心,此次处理好天坑的事情,他就选出几名代言之人来打理自己前些年苦心打下的那些根基,自己则要安心修炼,尽早将实力提升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半个月就过去了,晓蕾公主终于也是醒来了,当她得知是吕凤来救了自己,而且陆翊也来到狮驼之后,更是百感交集。众人一边安慰她一边询问到底那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遭此毒手,结果晓蕾公主给出的真相再次让人大吃一惊!

原来,那天晓蕾公主等人遭遇的,并非只有一人,那在现场发现的那名修炼尸毒的毒修,只是其中修为较弱的一个,当时一共两人,另一人似乎是死者的师傅,两人当天是奔着晓蕾公主而去的,那名逃走之人看中了晓蕾公主的天分,想要强行收她为徒,可是晓蕾公主坚决不从,于是他便在晓蕾公主身上下了毒,并说半年之后此毒若解不掉,晓蕾公主便会变成他的毒偶,到时候他会来将晓蕾公主召唤带走。他让他的徒弟在此,将晓蕾公主那好友家中所有的人全部制成毒偶,以便向晓蕾公主展示自己的无上手段。那人的徒弟当着晓蕾公主的面将她的好友制成了毒偶,而那人见自己的徒弟在整个宅子当中下了毒之后便离开了,似乎有什么要事在身。可是,他却没想到,他走后,晓蕾公主眼见此人的徒弟将自己的好友奸杀并制成了毒偶,悲愤异常,在意识失去之前,激发了李东华给她的保命的玉牌,将那人的徒弟轰杀成了碎渣。晓蕾公主之所以没有对那人施以此等手段,也是她发现那人乃是一名筑灵期的修士,她知道自己的手段肯定无法对对方造成太大伤害,毕竟自己的太爷爷踏入筑灵的时间不长,修为有限。万一自己偷袭不成,反而会给自己以及其他人带来灭顶之灾,这也是她多年历练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没有意气用事才保全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宅子中的其他人终究还是没能得救,甚至后来还连累不少守城修士送了性命,想到此,晓蕾公主也是黯然落泪。

这下,事情已经明朗了,也难怪晓蕾公主体内的顽毒如此难以清除,这竟然是出自筑灵期毒修之手,不过显然对方手下留情了,否则,恐怕即便是吕凤来那血脉之力也很难将其清除,毕竟吕凤来血脉觉醒的时间尚短,修为也浅,不能充分发挥血脉之力的强大潜能。现在,陆翊也明白了,自己的感觉果然没错,这毒,不是那么简单啊!

算算时间,距离半年之约已经所剩不足一月了,那筑灵期的毒修说不得随时都有可能到来,这下,大家又都紧张了起来。此人修为深不可测,现在的狮驼皇宫,就只有凤清凤秀两名筑灵期修士,李东华外出求助未归,李家也有更高深修为的老祖级人物却不在此地,求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谈妙心也曾找陆翊商量商量找孙家求助,可是陆翊却清楚,孙家的人只要修为达到筑灵,就会离开孙家自立门户,是以现在的翠龙山并没有什么可以跟筑灵期修士相抗衡的人。联盟原本在狮驼的分部拥有很强的力量,可是自打狮驼交给义盟之后,为了避嫌,联盟已经将大部分力量全部移至南域的其他国家和地区,这里只保留了一个联络点,由一名七阶后期修士坐镇,这样的力量自然也无法跟对方抗衡了。

没办法,陆翊一边向联盟分部发去传讯,讲明这毒修的厉害,让分部抓紧向附近的其他分支机构求救,一边向瑶山求救,希望时间上还能来得及,同时,他又以联盟执法堂的身份向碧水洞发去了求援传讯,碧水洞本部就在狮驼国,应该是可以最近赶到的援兵。除此之外,就只能依靠现有的力量迎敌了。

有了前车之鉴,现在众人商定,要将晓蕾公主转移到一个没有人烟的所在,把那里定为主战场,以防对手施放大范围的毒功伤及无辜。狮驼以南距离狮驼半天的路程,有一坐孤山,这座山高有千丈左右,孤零零的矗立在一片平原之上,显得很是突兀,这座孤山盛产一种铁矿,乃是一种四阶材料,狮驼城在此驻有一定的兵力,每年安排人手开采铁矿炼制法器装备军队,此次迎敌的地点,最后便定在了这里。

因为对方是筑灵期修士,所以,这次来的人也不多,晓蕾公主作为诱饵肯定是要来的,凤清凤秀也来了,再有就是陆翊跟吕凤来了。本来,陆翊以及凤清凤秀是坚决不让吕凤来跟来的,可是吕凤来却十分坚决的表示自己必须要来,并以少主的身份命令凤清凤秀二人不得违抗,否则就把她们撵回去。而陆翊心中自然知道吕凤来担心什么,他在看到吕凤来看向自己的那坚决的眼神之后,也是点头表示同意了。

众人来到这里之后,清退了所有的守山军士以及矿工,并让他们告知沿途的人最近这段时间不得靠近此地,以免更多的人遭遇无辜伤害。然后大家登上山顶,一边等待援军的到来,一边开始动手先自布置起来。这次,陆翊依旧打算采用在天坑对付极天老祖的方法,使用那拘魂阵将对方擒下,所以,一到地方,最忙活的人就属他了。在山顶相对开阔的一片空地上,陆翊开始了自己的布阵大计,凤清凤秀则隐在了高空当中负责警戒,吕凤来跟晓蕾公主两人倒是没有什么事儿可做,便找了一块大点的岩石坐了下来开始了窃窃私语,一边说,两人还不时的看一眼陆翊,女孩儿家凑在一起,仿佛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一般。

陆翊现在布置那拘魂阵已经轻车熟路了,不消多久,他便完成了手头的工作,稍稍测试了一下,感觉没有问题之后,陆翊便来到二女跟前坐下,他望着吕凤来关切的道“你感觉如何?累不累?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

“你是怕我拖你后腿呢?还是怕我出事?”吕凤来戏谑的笑道。

“两者都怕。”陆翊答道。他不想吕凤来犯险,因为他预感这次的对手很强,陆翊对于自己的直觉已经越来越信任了。

听了这话,吕凤来心里也是甜甜的,她自然知道陆翊的心思,可是她也有自己的打算,如果自己离开,凤清凤秀势必会有至少一人跟随在自己身边,敌人实力未知,留下一人肯定要比二人同在要危险得多。她何尝不怕陆翊出事,所以说什么她也不会离开的。两人没有在答话,却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对方,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那份担心与关爱,瞬间两人的世界便定格在了彼此之间。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网上预约
成医附院评价
中药可以治疗卵巢早衰吗
合肥治疗宫颈炎方法
汕头割包皮过长环切术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