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由消失的书摊想到的编制

2020-11-17 20:0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由消失的书摊想到的

黄裳说,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每个笔记一本月总要去两三次苏州。苏州最吸收他的除了园林以外,乃是旧书市。在当年的护龙街,从察院场朝南,简直整条街都是书铺,连马路边上的地摊都是书。时至今日,不要说在苏州,在全国任何中央大约都难见到这样壮观的局面了。1993年—1997年我在东北师大读书时,校门口有一排书摊,估量至少二十多家。各种世界名着都有,文学的最多,哲学的、经济学的、建筑学的,应有尽有。也有盗版的新书,但很廉价,几块钱一本。他们的生意都不错,摊位前总是人头攒动。我买了一套三卷本的《萨特文集》,每本9元;米兰昆德拉早期的短篇小说集《愿望的金苹果》也才花了3元钱。梁实秋翻译的《莎士比亚全集》、罗丹的《艺术哲学》、尼采的《偶像的傍晚》、《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以及托尔斯泰的几本洋洋巨着,都是我在书摊上买的。今天的城市街头已鲜见书摊,即便见到,也难以想象他们能卖我提到的这些书。在我小的时分,县城里的书摊比其他摊位似乎要高尚些,卖书的人比那些卖菜的,卖布的,也多了几分沉稳。简直每个集市上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书摊是一道不可短少的景色,看来他们靠卖书能够维持生计。不知什么时分起,城市里的书摊和县城里的书摊均大名鼎鼎地隐没了。  但你不能据此判别书籍们消逝了。图书越出越多,把戏创新,这是不争的事实。萨特和昆德拉并没有彻底分开我们的视野,书摊的消逝,只是运营方式的消逝,萨特们蜗居在各大书店的角落里,不温不火地和不同年龄段的读者握手,跟他们回家。  图书的经销似乎曾经集约化。就像街头小店铺慢慢被大超市取代一样,书摊越来越小,直至埋没;大书店越来越大,似乎包揽了一切。但小书摊的消逝肯定是一个信号。书摊消逝了,烟摊没消逝,反而越来越提高,这证明图书已不像烟酒那样是生活必需品了。因而,我对大书店的前景并不悲观。  我置信文化和思想不会越来越肤浅。废寝忘食地追求深入、敬畏高远,乃是人类的本能。萨特和昆德拉这些哲人也不会被丢弃,我犹疑的是,他们与后人交流的方式会不会被彻底推翻。说一千道一万,书籍是一种载体,它们传播信息和学问、提供消遣和文娱,搭建思想流通平台。这些功用,络上都有。我们这一代以及下一代、下下一代对书籍还有依赖性,那么再往后呢,那些完整靠络吸取营养的后人们,会不会彻底丢弃书籍?大书店的暂时辉煌能否图书市场日渐衰落的先兆?电视取代不了电影,是由于电影的视觉功用远胜过电视,图书凭什么胜过络?况且跟络比起来,还有携带之负担,金钱之糜费。即便有人痴迷于珍藏图书,喜欢书籍的墨香,喜欢纸张的手感,但出版社能仅仅为了这些人而出书吗?火柴厂会不会只为火花珍藏者消费火柴?邮票厂会不会单单为集邮者印刷邮票?第一成效显然是要义所在。图书的第一功用,即文化载体的功用消逝,它们的意义何在?  从小书摊到大书店,再到络上的某种阅后分散到各相关商户。一块伪装成普通手表的窃照器材读方式,这或许是一个趋向。今天的读书人因而生出些许失落感也是正常的,黄裳只见书摊的落寞,没有时机亲眼见图书的消逝,那是他的福气。但只需思想没有蜕化,文化没泯灭,阅读方式的改动并不值得少见多怪。  这种前提下,有两个问题值得人们有认识地揣摩揣摩并尽早梳理出思绪:1.纸质传播平台衰落乃至消逝后,卖字维生者如何卖字?成熟的销售机制是什么样子?2.阅读肯定还是有偿的,成熟的购置渠道该是个什么样子?这两个问题或许我们一辈子都赶不上答复,但无妨碍我们未雨绸缪地提出来。(王国华)

虫咬性皮炎为什么会反复发作
TX振东
认知功能下降用什么药
阿尔茨海默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