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全能照妖镜 第402章 只有我和师兄(第四更)

2020-01-16 21:0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能照妖镜 第402章 只有我和师兄(第四更)

“什么,怎么可能!”

金鼠皇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纤细的背影,膛目结舌。

自己蓄势待发的最后一拳,竟然轰杀了一个不足为虑的小小筑基。

结束了!

天择气的消散,令他在被这片时空驱逐。

狠狠抽出铁拳。

金鼠妖拼劲全力,他还想再轰出一拳。

哪怕是一拳!

赵楚必死!

可规则在天,这一拳,相隔几万里,就是一个奢望。

不甘心。

一切的一切,均为泡影。

金鼠妖的身形,不可逆转的在被虚化。

固然他堂堂金丹,但在真正的天地规则之下,依旧是无能为力。

……

沉府升等人悄悄松了口气。

但看着趴在赵楚身上的那道俏颜,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浑身酸楚。

生命只有一次!

舍得牺牲自己,去保护他,这得多大的勇气。

况且。

一个筑基初期,并不是灵体。

她是如何跨越那,恐怖的刹那结界壁垒。

……

“师妹!”

一声凄厉的嘶吼,赵楚嗓子都被撕裂。

凄厉的音浪,如一曲最心碎的弦,将雨幕生生撕裂。

赵楚肝肠寸断。

为什么!

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你要这么傻。

“师兄,让我享受一次自私的爱,可以吗?虽然我知道,破坏你和老师,是不道德的。但你给我几分钟时间,好吗?这几分钟,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就像当初在山巅修炼,只有我和师兄。”

“那时候,我们都是灵脉,你淘气捣蛋,我很讨厌你,但却只有我们俩个!”

黄灵灵的胸膛,彻底被贯穿。

那是一道透明的窟窿,五脏六腑,全部摧毁。

死!

已经成了定局。

“师妹,师妹……师妹……”

赵楚眼泪止不住的流。

他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为什么会是黄灵灵替他死。

“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师兄,你哭了……你居然也会哭,你哭的好丑,好难看……师兄……”

黄灵灵紧紧抓着赵楚的手掌,好像一个淌着鼻涕的小孩,生怕被丢在街上。

她的手,恨不得黏在赵楚掌心里。

“师兄,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流泪了……我最近吃饭学你,喜欢吃蒜!”

“师兄,你一定是被我口臭熏的,就像当初你故意吃了蒜熏我一样!”

“哈哈,师兄,熏出你眼泪来了!”

黄灵灵冰凉的嘴唇贴在赵楚脸上,恨不得将她这一辈子的温柔,全部融在师兄的血液里。

……

在很久很久以前。

黄灵灵是赵楚的师妹,是他唯一的师妹。

那时候在襄风武院。

二人朝夕相处,三爷爷总拿他俩开玩笑。

师兄更是无耻,偷看自己换衣服,故意给自己身上泼水。

还讲不堪入耳的小段子。

讨厌的师兄。

可突然有一天,师兄不属于我了。

在无悔城,你成了万众瞩目的四万妖创造者。

出了无悔战场。

你身受重伤,你成了一个废人,成了一个活死人。

那时候我要留下来照顾你。

可是,黄家不允许。

我是九脉,我是元帅之家的孙女,我必须去炼血军营。

我为什么那么蠢!

我为什么能舍得让你一个人留在无悔城,我为什么不能坚强的留下来。

我为什么将你亲手送给老师。

或许,我心里还是那样的自私。

我懊悔。

……

再次见面。

我从师兄的眼里,看到了一点点距离。

师兄。

你成熟了。

你再也不是那个喜欢偷看我换衣服的色师兄了。

你的眼里,布满了沧桑。

那时候,我知道你和泽妍花老师成亲了。

那时候,我的世界,坍塌了。

……

这一次见面!

你带回了老师,带回了你的妻子。

我却连抱你一下的资格也没有了。

我感觉师兄距离我那样遥远。

我拼了命的想伸出手,想让你牵着我。

可你的眼里,只有老师。

只有老师!

你也应该只有老师。

你们共患难,你们同吃苦。

而我呢?

在你孤立无援的时候,留下一点点可笑的金币。

我真蠢!

除了一句苍白的祝你幸福,我还有资格说什么!

……

我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我失去了心。

师兄,从你成亲的那天起,我只能以修炼去驱赶失眠。

我真的想你!

……

眼泪!

缓缓扩散开来。

赵楚哽咽。

他真的忽视了自己的师妹,忽视了师傅当年的嘱托。

对于黄灵灵。

他只当一个小妹妹对待,就像当年在公司里的前台小美眉。

上班打卡,谁都会没事干调戏几句,甚至来几个黄段子故意逗逗她。

但她只是大家的小美眉。

出差回来,我会想着给她带点好吃的。

但男女感情,真的从来都不会涉及。

黄灵灵在赵楚的心中,就是一个前台小美眉。

我每日几乎都在见你,但周末的时候,又从来都不会想起你。

一切的一切,被恐怖的习惯淹没!

……

“师兄!”

黄灵灵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涣散,就像一杯即将冰冷的茶。

赵楚咬牙切齿的爬起来,坐在地上,将师妹紧紧抱在怀里。

他宛如一个拼了命要抓住流沙的傻子,握得越紧,沙子流逝的却越快。

这张美丽的脸颊,逐渐苍白了下来。

“师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赵楚额头贴在黄灵灵唇边,不住的道歉。

他大脑一片空白,他丧失了基本的思维。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思维已空,只有心碎,是折磨他的永恒。

“师兄!”

“师兄!”

“师兄你还记得吗?咱们正式成为师兄妹多久了?”

突然,黄灵灵气若游丝的问道,一个字比一个字弱,就像黄灵灵的气息,一缕比一缕孱弱。

“师妹、师妹……对不起!”

赵楚每一个毛孔都在剧痛。

他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忽视了那么多。

“一年!”

“两个月!”

“零九天!”

“从我第一次叫你师兄,到最后一次叫你师兄……整整一年、两个月、零九天!”

黄灵灵勉强挤出一抹微笑。

每一天,她都当一百年用心铭记,因为这些岁月你,有着关于师兄你的一切记忆。

……

刘月月背过身去。

她颤抖到难以呼吸。

黄灵灵是她的同班同学,她不相信这是事实。

其他四万妖的天骄,也几乎窒息。

黄灵灵对赵楚的感情,除了赵楚,似乎全天下都知道。

从赵楚离开北界域,她再也没有笑过!

就在刚才!

刘月月被一拳轰飞,还剩下最后一拳。

所有人都已经绝望。

但一个倔强的倩影,她还在尝试,她还在一次又一次的用生命去突破。

就像一只顽固的蚂蚁,撞的头破血流,却因为信念而举起了超越自己几十倍的重量。

筑基初期!

并不是灵体!

这一帮天骄中,黄灵灵的实力,其实已经偏下。

但何江归都不敢继续冲杀的结界,黄灵灵冲了33次。

每次被轰落。

她都试着再勇敢一次。

每次绝境。

她都想到师兄,想到那双坚定的眼睛!

所有人都已经放弃的瞬间。

她用自己的倔强,突破了全世界认为的不可能。

她用自己的一切,换来了自己的师兄。

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

“师兄,你也能再亲我一下吗?”

娇躯逐渐冰冷了下去。

黄灵灵喃喃,她言语都有着语无伦次。

赵楚的嘴唇,混合着冰冷的雨水,贴到了黄灵灵冰凉的嘴唇上。

他想用自己的一切,去将黄灵灵暖过来。

甚至用自己的命,去把那个喜欢脑补的女孩换回来。

她的一生,本该快乐。

没用!

一切都是徒劳。

这个世界之残酷,根本就不给你呼吸的机会。

“师兄,你还记得那一天,给我的惊喜吗?”

“那天夜晚,你给我唱了一首歌,还给我放了烟花。”

“我骂着你不务正业,心里却陶醉着,我想每年都看一次烟花……可惜,来不及了。”

“师兄,能再给我唱一次那首歌吗?”

黄灵灵的瞳孔已经涣散,她的皮肤从里到外透漏着死寂的冰凉,她说话都已经哆哆嗦嗦,舌头也已经要凝固。

无力回天!

所有内脏全部被摧毁,任何灵丹妙药,都无济于事。

段雪寒等人奔袭而来,也只能叹息一声。

哼哼哼呜呜哼哼……!

赵楚嘴里,只有一段乱七八糟的音调,根本没有什么歌词。

没错!

他记得放过烟花,但却已经忘记了唱过什么歌。

这一幕,更加令他心碎。

“烟花……对了……烟花!”

“灵灵,你再坚持一下,师兄这就带你看烟花……这就给你放一次烟花!”

赵楚瞳孔突然一动。

闻言,黄灵灵即将消散的瞳孔,也悄然恢复了一抹神采。

……

泽妍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随后她甚至隐藏了自己。

她没有去打搅赵楚和黄灵灵。

尽管赵楚无数次强调过一夫一妻,但泽妍花从来没有奢望。

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有些事,并不是你的意志能够决定。

你足够优秀,就会有足够的人去喜欢你。

你可以拒绝示爱,你可以坐怀不乱。

但这种付出了生命的爱,你拿什么去拒绝。

你又有什么资格拒绝!

如果你真的能冷漠的拒绝,你又如何能配得上一个人字,一个情字,又怎么会珍惜我。

“赵楚,如果黄灵灵不死多好,我可以作妾的。”

泽妍花的眼角,也淌下一行清泪。

比起黄灵灵,自己的所谓付出,又能算得了什么!

……

古刹!

青玄乐低头不语。

这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

有些感情。

并不是因为美貌,也不是因为地位,更不是因为实力。

真正的爱。

是被一点一滴的感动,与温润的付出所滋养。

只有这样,再能成爱。

原来自己一直都是错的。

并不是因为你有一张脸,别人就该喜欢你。

有些东西。

真的超越了什么容貌。

靠计算,只能得到自取其辱。

……

“该死、该死……该死啊……”

“哪里蹦出来个蠢货,竟然会替赵楚去死……简直是个蠢货!”

神威皇庭。

威天海震怒,他一拳将宫殿轰穿。

星辰转移。

他身为北界域的至尊,已经能感觉到。

冥冥之中,有一股浩瀚无垠天道之力,在朝着天赐的的方向流淌而去。

那是一条银河。

因为一个筑基境的牺牲。

这一战,天赐宗大获全胜。

几十倍的力量悬殊,逆天而胜。

“天赐宗的祥瑞,到底会降临多少……破百,已经是定局。”

“如果破三百,沉府升将势不可挡。”

“如果破四百,天赐宗的土壤,将处处生根,所生产的灵药,比妖域还要优良。”

“如果能破五百,天赐宗……不可能……不可能破五百……天赐宗只有反攻到妖域,才有可能突破五百次祥瑞降临。”

威天海气急败坏,随后又缓缓松了一口气。

“别说天赐宗那一点点兵力,即便你有几十万大军,也来不及了……裂缝,还有十几个呼吸,也将结束了。”

……

“沉府升,你的运气还真不错!”

蝰蛇皇气的肝疼。

黑狐皇也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他感觉到了南妖区气运在消散,甚至在一些附近的妖城,有些土壤,莫名其妙的干枯,大片大片的灵药枯死。

要知道,妖域的凶妖,全凭那些灵药修炼啊。

“蝰蛇,有朝一日,我必斩你!”

沉府升寒着脸。

……

“师妹……师兄放烟花的地方有些遥远,我们就在光幕里看吧!”

“师兄陪你看!”

黄灵灵蜷缩在赵楚肩膀里,微笑着点点头,满脸的乖巧。

她就像一只猫,瞳孔里充斥着浓浓的幸福。

赵楚拿出一块传音玉简。

随后,一道小巧的光幕出现在二人眼前。

……

妖域!

蝰蛇族……早在一个小时前,那些炼气境的小妖,早已经在各个城池的灵湖前聚集。

整整104座妖城。

“前线战局不利,你们这些小妖,不去冲锋陷阵,却在灵湖旁游山玩水,简直大逆不道!”

各个城池,同样上演着义愤填膺的一幕。

守卫秉持着严苛的律法,已经仔细检查过每一个炼气小妖的储物袋。

没有什么符箓!

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危险。

一帮罪恶之用聚会而已。

……

前线的具体消息,还没有传递过来。

这些熙熙攘攘,还在传诵着圣妖大人恩典的小妖,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圣妖,就是黑袍大魔头。

……

“别看你现在是个筑基,耀武扬威,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将和你一样!”

104座城池。

到处是炼气小妖和守卫的筑基大妖顶嘴。

以往这些唯唯诺诺的底层小妖,没由来的扬眉吐气。

只要有圣妖大人在。

只要圣妖大人源源不断的赏下气海丹。

他们甚至敢将整个妖域,都踩在脚下。

“一帮狂徒,简直不可理喻!”

那些筑基大妖满脸鄙夷,一帮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色。

嗡!

也就在这时候。

104座妖城的追随者队长们,同时收到了指令。

“在你们的脖子后面,有一个疙瘩,抠破之后,实力可斩筑基!”

这是圣妖大人传回来的消息。

“炼气斩筑基?”

将消息扩散出去之后,这些小妖一摸脖子,果然,在后面,有一颗绿豆大小的疙瘩。

“兄弟们,为了庆祝圣妖大人的命令,谁今天惹我不开心,我就当众斩一个筑基,给大家看看……要知道,并不是只有金妖族才能炼气斩筑基!”

无数小妖狠狠捏碎了脖子后的疙瘩。

当然。

也有一些小妖在怀疑,好好地,为什么圣妖大人要莫名其妙捏疙瘩。

还有,这个疙瘩,到底是哪来的。

但大部分人还是直接捏碎!

……

“紧急通报……叛徒蝰九末,乃是摧毁东妖区十座妖城的黑袍大魔头,人界的四万妖赵楚!”

“所有与蝰九末接触过的小妖,全部接受调查!”

一道号令落下。

104座妖城的灵河之畔,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ps:月底求点订阅,没稿费,要吃土了……这不是演习,真吃土……月票

昆明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修水县中医院怎么样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医院
咸宁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