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戒中山河 2007章 进展顺利

2020-01-16 22:36: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戒中山河 2007章 进展顺利

单承望看着萧云升,朗然发话説道:“好汉不提当年勇,我都老了,现在的世界就要看你们年轻的一代。[燃^文^书库][]原来我还把你当作年轻一辈的翘首,现在看来,我还远远xiǎo看了你,看见你刚才的战斗我已经自愧不如了,今后我会在后面默默无闻的支持你的,让我这把老骨头也发挥余热。”

单承望看着欲言又止的萧云升,意味深长地説道:“我知道萧少侠对我还有所疑虑和戒备,没关系,到合适的机会,我会清清楚楚、原原本本与少侠交代清楚,到时候我们相互放下包袱和成见,也许还能成为一家人呢,哈哈哈。”

萧云升神色一动,开口説道:“单前辈説笑了,数日来,前辈的无私照顾,晚辈都一diǎn一滴看在眼里,晚辈如有得罪之处,还望前辈见谅。前辈如有难言之语,晚辈也不会强求。前辈不如一道和晚辈同行,赴雪莲域借取传承密匙。”

单承望哈哈一笑,説道:“恭敬不如从命,老朽正好求之不得,大家一起好相互有个照应,也许老朽还能发挥diǎn作用呢,哈哈哈。”

説完,三人身形如三道飞虹划破天际,直奔雪莲域而去。

唐玲珑实在忍不住了,偷偷伏在萧云升的耳边説道:“你想不想知道单前辈让我在字条上写了什么,就获得如意化形树,你就不好奇,可好玩了。”

萧云升无奈説道:“我已开口讯问,是你严守秘密不肯告知。”

唐玲珑调皮的笑道:“笨,你不会再问,我不就告诉你了。现在想想实在太好笑了,我快忍不住了。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你,现在就告诉你,咯咯咯。”

单承望看见唐玲珑与萧云升窃窃私语,摇头一笑,説道:“看样子这个xiǎo丫头要出卖老夫了,眼里只有情郎啊。”

唐玲珑仍俊不禁,嘻嘻哈哈説道:“单前辈告诉我,拍卖场幕后主宰与他是多年故交,他知道此人好听人奉承,自诩风流无双、丰神俊秀、俊逸出尘,如果我在字条上夸他数句,单前辈再在字条之上留下他们共同熟知的暗记,那就大功告成,想不到真的如愿以偿。哈哈哈,我在字条上写着,久闻前辈大名,众人皆言前辈温文尔雅、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丰神俊朗、儒雅风流、神采飘逸,乃是我辈之楷模,令xiǎo女心驰神往。望前辈赐下如意化形树,xiǎo女得此宝物,日日观赏,如见前辈真身,恳请前辈成全xiǎo女。这样就得到了如意化形树,萧大哥,你説好笑不好笑。哎,休息一下,肚子笑疼了。”

萧云升:“……”

萧云升然后回头看看单承望,暗之揣摩单承望的真实身份。

唐玲珑则一路没心没肺的赏玩如意化形树,乐此不彼,时而哈哈大乐,时而沉思捉摸。

两日之后,三人已来到雪莲域,在单承望的带领下,三人直接往神王府而去。”

刚到神王府大门之外,就听见门卫喝道:“来人止步,所为何事!”

单承望抱拳説道:“在下王海泰,在之百花崖拍卖场,与你们神王府府主岳钟离乃是多年故交,这次途经贵地,特来拜访,还望诸位通报一声。”

门卫仔细打量了三人片刻,冷冷説道:“你们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片刻之后,门卫折返,一路xiǎo跑,热情的説道:“诸位大人,快快有请,岳府主马上就到。”

话声刚落,就听见府内传出爽朗的笑声:“哈哈哈,今天是刮什么东风,让王兄屈尊寒舍,怪不得早上就听见喜鹊的叫声,原来有贵客光临。”一位身形修长,满脸络腮胡,颇有威严的中年男子迈步而来,此人正是萧云升要找之人,神王府府主岳钟离。

神王府府主岳钟离一把拉住单承望的双手,热情的説道:“海泰兄,你我上次见面也有数年了吧,想不到今天亲临府上,快快请进。这两位是?恕我眼拙,不知贵姓大名?”

单承望一指唐玲珑説道:“这位姑娘乃是牡丹谷风雨门门主唐啸云的千金,亦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唐玲珑唐姑娘。”

神王府府主岳钟离拱手説道:“唐姑娘有礼,我与唐门主有过数面之缘,一直也无缘深交,下次有机会我必定登门拜访。”

单承望再指萧云升説道:“此乃少年英杰萧云升,武功高强,他日必声名赫赫,名扬四海。”

“哦!果然少年英雄。”神王府府主岳钟离听见单承望隆重介绍,双目一凝,仔细打量萧云升,半开玩笑説道:“这位少侠英俊不凡,如此风范都颇有王兄年轻之时的几分神韵,不会是王兄在外的风流之种吧。”

单承望默不作声,尴尬一笑。

萧云升朗声説道:“在下与王前辈萍水相逢,不打不相识,已成莫逆之交。久闻岳府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冒昧到访,乃是有事相求,万望岳府主鼎力支持。”

神王府府主岳钟离歉意説道:“开个玩笑,不要介意,来来来,进入府主喝口热茶,再来説话。只要王兄开口,我自然万无推辞之理。”

待双方坐定之后,岳钟离开口问道:“王兄,萧少侠,不是有何事要在下出力。”

萧云升説道:“近期听闻百花崖有迷神图的现世,在下厚颜欲借传承密匙一用,欲进入百花崖,争夺迷神图。”

然后,萧云升大致简单的把圣王殿、暗夜堂也派人争夺传承密匙的事情与岳钟离説了。

萧云升继续説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现在圣王殿、暗夜堂应该也已派人要到贵府抢夺传承密匙,这两个门派之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岳府主可要多加xiǎo心。”

“哦,我素听闻圣王殿、暗夜堂权倾天下,武功高强之辈数不胜数。圣王殿就有一位圣君、三大仙王、三十六天尊;暗夜堂有暗夜魂和六大冥王、众多长老,不分上下。萧少侠欲以一人之力与两大庞然大物的门派对抗?”岳钟离摇头説道。

单承望笑笑,説道:“岳府主,这你就看走眼了,看轻了萧少侠。这位萧少侠数日前单人击败水火天尊,连我都自叹不如。”

唐玲珑也不服气的説道:“就是,就是,不止呢。萧大哥在牡丹谷夺宝大会独占鳌头,击杀琵琶仙王步封情、绝情冥王段无命;在玫瑰岭的沧海山庄打得暗夜堂六大冥王之首鬼冥王忌擎苍落荒而逃。”

神王府府主岳钟离倏然起身,眼珠一转,説道:“此言当真,想不到萧少侠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厉害,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传承密匙乃是祖辈代代相传之物,许多年才能使用一次,这次迷神图出世,千载难逢,本想挑选精兵强将,带府上杰出弟子去百花崖碰碰运气。听闻萧少侠所説,圣王殿、暗夜堂均派了高手抢夺,不去也罢,没有得到宝物不説,枉自送了弟子性命才得不偿失,难以交代。我与王兄乃是过命交情,你既然开口,我自当从命。请少坐片刻,我去拿传承密匙,去去就来。到时候与萧少侠一道共赴百花崖。”

丹东市人民医院
海盐县口腔医院
成都癫痫病医院哪好
河源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唐山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