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侯耀文遗体告别10日后举行到访亲朋近百人

2020-09-14 07:4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侯耀文遗体告别10日后举行到访亲朋近百人 昨天,所有人都在为心肌梗塞而突然去世的侯耀文遗憾时,他远在各地的徒弟从昨天早上起就陆续赶往其家。而铁路文工团团长、党委书记薛川也向媒体透露了关于侯耀文的丧葬事宜,侯耀文遗体告别仪式暂定于7月5日或6日在八宝山举行,同时治丧委员会小组成员名单正式公布。 遗体告别将于7月5日或6日举行 昨天下午,铁路文工团团长、党委书记薛川,在玫瑰园小区门口与到访媒体进行了对话。他透露,侯耀文治丧领导小组已经临时组建,侯耀文遗体告别仪式暂定于7月5日或6日在八宝山举行。 薛川还痛惜地提到,本来铁路文工团为了在铁路大提速后鼓舞一线职工的士气,最近安排了两路演出,一路在武汉,一路在上海。侯耀文正是武汉演出团的团长。侯耀文去世前一天的上午,两人还在通商量演出事宜,不料转天便传来噩耗。 郭德纲一下飞机直奔玫瑰园 在侯先生去世的当天晚上,就有20来家的媒体堵在玫瑰园的门口。昨天上午9点多再次赶到玫瑰园,发现这里已经停放了六七辆采访车,10余名已经拿着摄像机、照相机在玫瑰园门口站起“岗”。 前天,事先已经知道侯先生去世消息的郭德纲,仍然忍住悲伤强作欢颜地主持了一期安徽台的直播电视节目。自卸车随车吊昨天一大早,老郭就乘坐当地的早班飞机赶回北京。一下飞机,一行人就坐上一辆银色KIA商务车直奔玫瑰园。据在场的人士透露,郭德纲、于谦、王海等人一进门就“咕咚”跪倒在师父侯耀文的油画遗像前,失声痛哭,很久缓不过劲来。之后不久,德云社主力李菁也驾驶着一辆夏利车驶入玫瑰园。 到访亲属朋友近百人 6月24日,侯耀文去世后的第二天,他所居住的昌平玫瑰园小区门口,往来吊唁的车辆络绎不绝。据侯耀文弟子郭秋林透露,当日下午,在家中吊唁的亲属和圈内朋友已将近百人。 玫瑰园小区依然有保安严守门口,不允许任何非吊唁车辆进入。看到,从下午2点20分至50分这半个小时内,前来侯耀文家参加吊唁的宾客车辆就有15辆之多,这样的频率一直保持到将近下午4点钟。李向阳的扮演者、著名表演艺术家郭振清沙地柏先生的孙子郭晓小,作为侯耀文的弟子,一度在小区门口忙碌地帮忙接待来访亲朋、引导车辆。侯耀文的另一位弟子、中国广播艺术团的表演艺术家郭秋林在小区门口对说:“我昨天下午3点多过来的,到现在24小时没合过眼,来访的侯老师亲戚和圈内的朋友都已经快接待不过来了。”他说,现在侯耀文家内至少有近百人在同时吊唁。 医院门口围满“老朋友” 从前晚知道侯耀文去世的消息后,除了他的徒弟、亲友,最伤心的莫过于喜欢听他相声的观众。昨天一早,当赶到停放侯耀文遗体的北医三院时,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自发而来的群众。当问到关于侯耀文去世的事情时,他们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出一句,“太突然了,这么年轻,对相声界、对我们喜欢听相声的人都是一个损失。” 而在人群中,一位身着白袍、臂戴黑箍的年约50岁的女士吸引了的目光,在和交流中,她的眼中一直闪烁着泪光,“我是昨天晚上知道的,一晚上都没睡好。”说起和侯耀文的渊源,她好似有说不完的话,“我之前曾写信想拜他为师,但因为种种原因被回绝了,可对于相声及侯耀文的尊敬我一直保存在心中。”这位女士告诉,她就是想来看侯耀文一眼,但因为医院的规定,她只得站在太平间门口,把自己现场写的一首诗,念给大家听,以悼念逝者。 此外,联系医院得知,侯耀文遗体仍停放在医院,直到10天后的遗体告别仪式。 信报张学军吴冬妮实习生赵卓 【引发事件】 市民主动购买急救药品 昨天一大早,侯耀文的去世便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震动。早上从家里出来时,便看到电梯里、小区里和公共汽车上,到处都有人谈论着侯耀文的突然离世,而夺走他生命的心源性猝死更是令人们谈“心”色变。[Page] 在东直门附近的一家药店里看到,四五位顾客正在排队购买硝酸甘油。一位前来买药的小伙子告诉说:“以前我们家人都不怎么重视心梗这个病,可听到侯先生猝死的消息后,我就跑出来买药了,预备着以防万一。”药店售货员告诉说,平常一星期也不见得有顾客来买硝酸甘油,昨天一上午却来了七八个顾客。有些顾客甚至还要购买急救箱。 由此看来,侯耀文的不幸猝死为很多百姓敲响了健康警钟,更是让人们以这种残酷的方式直面心源性猝死。“侯耀文先生已经去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更要珍惜生命,珍惜健康。”一位友如是说。 【相关链接】 音像店设纪念专柜 就在所有人都忙着纪念的同时,中关村图书大厦工作人员也在第一时间开始了忙碌,“从昨天晚上,我们就在积极找货。今天一大早有不少客人都来询问有没有关于侯耀文相声的影像资料,而早上9点多专柜设立后,便吸引了不少顾客的驻足。”就在工作人员向介绍情况时,不少顾客已经把这个并不大的专柜围了起来。一个看起来只有20岁的年轻人告诉,“小时候听过他不少的相声,但都很模糊了,现在人去了,觉得还是买些音像品,能够留住以前的回忆。”配合专柜,音像店中还循环播放着侯耀文的经典相声作品,路过的顾客时不时会仰头看看,而他们所讨论的则是,“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首页评论】 侯耀文为相声做了什么? 突然听到侯耀文逝去的消息,我心情极为沉痛。他和姜昆都是近些年相声的代表人物,他和石富宽也是很好的搭档,他们推出了很多好的相声段子。我现在不想说“侯派相声”之类的话题,因为现在不一定非要给侯耀文戴上什么“帽子”,我只想说说他对相声到底做了什么。 热爱是他取得成绩的前提。早年时候,侯宝林是不喜欢儿子侯耀文说相声的,因为这条路并不平坦,他希望儿子能好好上学。但侯耀文自己热爱相声,他违背了父亲的本意,自己在学校就偷偷表演相声。他本人的条件很好,口齿伶俐,节奏感好,学唱戏曲的表演颇有其父的遗风。 难得的是,侯耀文不仅能说相声,还能自己创作。他的黄金年代是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这是他艺术的上升阶段。近些年他更成熟了,作品也冲出了传统相声的范围,比如他曾经在春晚上推出小品《打扑克》,很是成功,这种变化是受到大环境影响的。与此同时,他开始兼任了几个重要的行政职务,这分散了他的时间精力,对他的创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侯耀文培养了很多徒弟和学生,这中间不得不提的是他最近几年收的徒弟郭德纲。在我看来,郭德纲目前还是商业符号,不是一个文化品牌,在艺术上,他还有很多要跟老师学的东西,他的精力没有全部放在相声上。尽管目前相声界很多收徒,实际上形式大于内容,但从客观地、长远地看,侯耀文收尚有争议的郭德纲为徒是件好事,这说明侯耀文能敞开胸怀接纳所有热爱相声的人,这在相声界也是极为难得。 污泥低温干燥机 还有,他领衔的铁路文工团说唱团,聚集了当前众多相声界的优秀人才。马季先生生前对这一点就很肯定,他说,这几年的相声专业团体中,铁路文工团的实力是最强的。我觉得这话有一定道理,他确实团结了很多同行,并在一定程度上凝结成一个团队。 最后,我特别想强烈地表达一个意思:曲艺界的同行一定要注意身体,要知道,身体健康才能永葆艺术的青春啊。 吴文科(系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
石嘴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男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