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吾名雷恩 第二四五章

2020-01-17 00:0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吾名雷恩 第二四五章

“原来你也会叫我陛下。”,帕尔斯女皇笑了起来,眉飞色舞的有些得意,两个人不管是面对面的交流,还是隔着通讯仪器交流,雷恩从来都是直呼其名,连敬语都懒得喊上一句,不是帕尔斯长,就是帕尔斯短,更多的时候都是用“你”这个词来代替她的尊名。能见到雷恩心悦臣服的喊自己一声陛下,帕尔斯终归是高兴的。

其实她也明白,本来想要闲置雷恩,不让他在帝都中搅动风云,没想到最终回过头来居然还是她亲自给了雷恩更大的权力,让他有本钱坐在赌桌边上,伺机下注。一方面她对那些学士以及民间的风言风语实在是有些恼羞成怒了,这些混账整天不想着做好工作,让日子更好过,天天把目光都盯在奥兰多皇室的身上。

特别是她这个女皇登基之后,总有人认为女性无法成为一位合格明智的帝王,应该从她的兄弟中挑选出一名出色的男性皇室,来接任这个位置。这种说法也不是无不道理,比起男性骨子里的理智和残暴,显然女性的优柔寡断不太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对此帕尔斯女皇不止一次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发脾气,摔东西。

所以雷恩巧妙的和她站在了同一阵线上,即使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可能会让雷恩找到破局的机会,可她依然愿意给雷恩权力去整治那些满嘴喷粪的人。

或许这就是那些人认为女性不应该当权的原因之一,个人的喜好和情绪总是影响着她的判断。

其次,雷恩叙述的过程中有一件事说的非常对,黄金贵族的利益是一致的。他们都是顶级的统治者,彼此之间必然应该互相扶持,维护共同的地位,捍卫统治的牢固性。给了雷恩一定的权力,他无法用来对付皇室,也无法对付其他黄金贵族,只能去折腾普通的贵族。那些普通的贵族们要么是保皇派,要么就是贵族集团的人,以及一些毫无用处的墙头草。

她希望雷恩变成一只疯狗,撕咬他们,让他们在惊恐愤怒中露出破绽。而她,只要抓好拴在狗脖子上的链子即可。

两种考量,最终促使了帕尔斯女皇的决定,让雷恩得到了他需要的东西,而帕尔斯女皇,也因此受到了一定的好处,至少她多了一柄刀,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为她捅人。

雷恩缓缓起身,自信的笑容在他脸上逐渐散开,他抿着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微微偏着头一笑,“好吧,我得走了,帕尔斯。”

“你就不能让我多开心一会吗?”,帕尔斯女皇娇笑了起来,她现在心情不错,一想到那些烦人的声音即将全部消失,她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了三分。

“恕我抱歉,不能。”,雷恩伸手在身上扫了扫,双腿并拢在一起,非常挺拔的身姿让他的身形看上去非常的健硕修长,“那么我告辞了。”

“滚吧!”

看着雷恩带着矜持的笑容消失在帕尔斯女皇的视线里,帕尔斯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冷却。她一手压在扶手上,拖着自己的下巴,双眼失去了焦距。她在换位思考,如何她带入到雷恩的境地中,她如何用这些本钱来翻本?每一个黄金贵族都绝对不是甘心蛰伏的人,神圣的血脉赋予了他们能力的同时,也赋予了他们更多、更大的野心。

片刻后她摇了摇头,她不能完全猜测出雷恩会怎么做,但她知道不应该无限制的放任雷恩不管。她拿起手边的一只黄金小锤,轻轻的敲击了一下御座上一个装饰用的金钟,略显沉闷的声音并没有传出去多远。一个黑色的影子如流动的液体一般从门缝里钻了进来,逐渐移动到帕尔斯女皇身前的台阶下,一个浑身被黑色斗篷所笼罩的人,从阴影里站了起来。

他带着兜帽,完全看不见他的面孔,只露出了一个光洁的下巴。他一手掖在腰间,微微欠身,口称陛下。他的声线很沙哑,拥有金石摩擦时发出扭曲的颗粒感。

帕尔斯女皇脸上的笑容完全收敛,平静如没有一丝涟漪的湖水,却也透着无比尊贵,高高在上的气势。她眼珠子微微转动,黑白分明的眼仁的余光扫向了那个从影子里钻出来的人,“安排人手盯紧了雷恩,不要被他发现,不能惊动他,也不要去管他,给我看好了他到底要做什么。”

“遵命,陛下!”,那人突然间就像踩在了陷阱上一样,掉进了影子里。影子瞬间炸开,快速的消失一空。整个宫殿亮亮堂堂啊,辉煌无比。

空旷的宫殿内,只剩下帕尔斯一人。她坐在无数人位置疯狂的御座上,此时却显得有些清冷。

离开后的雷恩坐上了马车,马车快速的疾驰在平整的路面上,快速的消失在街头。

一场由“在历史建筑物上开个窗户”而引发的政治风暴,正在缓缓的成型。

刚刚放晴没有几天的帝都上空,再次被阴云所笼罩,日渐寒冷的秋风如镰刀横扫一切生命,斩杀了温暖,吹落了万物。

科林是一名学士,和很多学士一样,到了他这个地位的时候,只是知识为自己谋取利益的一种手段。学士们其实也很清苦,十数年甚至二三十年的研究、学习,并不一定就能为他们带来高人一等的地位和尊严。岁月为他们沉淀了智慧,也教会了他们残酷的现实。很多学士都选择成为了贵族的家庭教师,这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同时也能为自己带来足够的收益。

另外一部分继续做研究,企图一鸣惊人。不过这一类很少见,并非所有的研究方向都是对的,也并非所有的付出都必须有收获。

还有一些人,则成为了贵族们的传声筒,利用自己在学识上的权威性,左右舆论的导向。

不能说谁对和谁错,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为了自己活的更好,更潇洒。

科林投靠了一名贵族,他认为这位贵族的身后还有人,也必然有人。但是他没有深究,反正只要钱到位,不做一些会败坏自己名声的事情那么他从来不管事情的本身是对是错。

就像抨击奥兰多家族挑选继承人这件事,看上去似乎很危险,可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身为奥兰多帝国的皇帝,帕尔斯女皇不可能因为他的胡言乱语就来找他这样一个小人物的麻烦。他呢,不仅获得了一笔收入,更在某些特定的人群中,得到了极高的声望。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有人喜欢,就必然有人反对,而他就是反对者的急先锋。

这次找雷恩的麻烦,也是这个道理。平民喜欢看见他这样的“平民斗士”向黄金贵族宣战,贵族们也希望看见有人在雷恩的身上踩几脚。尽管最终事情没有做成,不过结果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过程,是他这样的“平民”都敢站出来撩黄金贵族的虎须,这才是最关键的。

此时他笑眯眯的和几位曾经的同僚以及帝都内很有名望的议员聊着天,帝都的街区议员大多数都是由特权阶级组成,他们不是贵族,胜似贵族。这些人聊天的话题,也离不开雷恩,毕竟这是这几个月来唯一的一件大事。

“这次雷恩丢了脸,恐怕你会有麻烦。”,说话的人脸上露着笑容,微微摇着头,抿了一口葡萄酒,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数杯或多或少装着葡萄酒的酒杯被码放在一起,桌子周围坐了六个人,科林就在其中。

科林朗声笑了起来,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丝毫没有担心的神色,“我会有什么麻烦?恰恰相反,雷恩的麻烦才刚刚开始。”,他从桌上很粗鲁的用手指拈起一片熏肉塞进嘴里咀嚼了起来,说话的声音有些模糊,“我在舆论上攻击了他,他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代表什么?代表他外强中干。”

“阿尔卡尼亚家族这么多年下来,总要有几个对手,几个敌人。而现在,我已经把阿尔卡尼亚家族的遮羞布撤去,露出了虚弱的身体展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就会像恶狗一样扑上去,从雷恩身上狠狠的撕咬下来几块肉来。”

“所以说……”,他接着大笑起来,韵味深长。

几人纷纷轻笑附和,道理其实就是这么的浅显。老虎死了,只要它不倒下去,人们就依然会畏惧老虎,不敢冒犯。但是如果有人跳出来告诉所有人这只老虎已经死了,并且跑过去拍了拍老虎的屁股,那么就不会再有人畏惧老虎的虎威。

说话间几人纷纷恭维科林,他做了这样的事情,必然会获得更高的声望和地位,此时好好的巴结一番只有对没有错。

说话间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这里是科林位于橡树区的一栋庄园。橡树区虽然是帝都的最外围,但是就目前来看,环境也是最幽静的。他刚刚站起来,就看见一队穿着显然和帝国士兵不一样的人推搡着下人冲撞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那人十分的英俊,他带着非常甜的笑容,望向桌边聚会的几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雨果,你们会牢牢记住这个名字,并且到死也忘不掉这个名字。”

“抓起来!”找本站请搜索“6毛”或输入址:.

北京市社会福利医院预约挂号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南京治疗牛皮癣医院
岳阳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