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神门 第四百八十八章 池孤烟要当暖床丫头?

2019-12-04 16:39: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四百八十八章 池孤烟要当暖床丫头?

“候爷真的觉得我的修为已废?”方正直看了一眼池候脸上认真的表情,嘴角也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容。

“难道不是?”池候拿着茶杯的手一顿,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方正直,虎目中明显的闪过一道隐隐的光芒。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方正直在与残阳一战后,修为尽失的可能性虽然很大,但是,却一直都没有被证实过。

那么

换句话说,就是方正直的修为是有可能存在的!

一想到这里,他的身体也是微微一震。

修为还在?

一个在一年多前便已经能与魔圣残阳单独一战的人,要是修为真的还在,那一年之后又将成长到什么样的程度?

恐怖!

池候只能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当然了,还有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那就是方正直现在的年龄还并未超过十八岁。

未满十八周岁。

双龙榜首,惊世鬼才!

“呵呵,我开玩笑的,池候不会真的信以为真吧?”方正直轻轻一笑,接着,也顺手拿起面前的短刀,切割起火架上的烤山兽来。

他切的很慢,因为山兽的外皮坚韧,看起来甚至还有些吃力,最主要的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动用任何力量,只是很小心的用刀将烤肉切下一块。

接着,又装入早已备好的碗内,递到池候的面前。

“候爷尝尝?”

“好,很早就听孤烟说过你的烤肉味道别致,那本候就不客气了!”池候点了点头,收回了注视在方正直手中的目光,手中的筷子一动,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些激动,这也导致碗中刚被夹起的烤肉一抖,一不小心就从筷子上脱落下来。

直接朝着地上掉去。

而与此同时,池候的目光也若有若无的注视在方正直手中。

方正直的手动了。

在那块烤肉掉下的一瞬间便动了,手中的短刀直接就朝着掉落在空中的烤肉刺了过去,动作看起来如行云流水一般。

池候的眼中光芒一闪,手指也轻轻一弹。

“叮!”短刀最终刺中烤肉,但是,却仿佛遇到了一股阻力一般,发出一声极为清脆的声音。

再接下来

烤肉便“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染上了尘土。

方正直看了看地上的烤肉,摇了摇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婉惜,只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又再次拿起短刀切出一块新的烤肉递了过来。

池候看着重新递过来的烤肉,,同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再次用筷子夹起烤肉,但这一次却并没有掉,而是将烤肉稳稳的夹入口中。

一咬。

满嘴流香。

“哈哈哈孤烟还真是没有骗本候,这烤肉,外酥里嫩,果然味道绝佳!”池候在回味了片刻后,终于笑了起来。

“只可惜,这么好的烤肉却浪费了一块。”方正直看了看地上沾满了尘土的烤肉,轻轻的摇了摇头。

“浪费?”池候看了看地上的烤肉,眼睛微微一眯,接着便又笑了起来:“本候征战北蛮之时,别说是掉在地上的烤肉,就算是土里的草根,树上的树皮都吃过,区区一点尘土,算得了什么?”

池候一边说的同时,手也微微一动。

顿时,掉落在地上的烤肉便到了他的筷子之上,接着,便毫不犹豫的放入口中,甚至连拍打烤肉上面的动作都没有。

方正直并没有去阻止池候的动作,他只是自顾自的再次切下一块烤肉,放到自己的口子,嚼了嚼。

“其实,这么多的烤肉,我们俩个也吃不完,所以,掉下一块在地上,也算不得是什么浪费。”方正直解释道。

“臭小子,别跟本候废话了,什么时候进京?”池候这一次并没有再等方正直帮他切肉,直接就动手撕起了火架上的烤肉。

“候爷要是急的话,可以先走。”

“先走?臭小子,你这话本候可就听不明白了。”池候一听,握着烤肉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中。

“我并不打算与候爷一同进京。”方正直直接说道。

“你不跟本候进京?可是,据本候所知太子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如果没有本候的护送,光凭着你身边那几个人,恐怕很难平安走进炎京城!”池候一脸肯定道。

“是很难平安进京,可是,我并不打算从了端王,又如何能让候爷亲自护送?”方正直点了点头,接着也一脸为难道。

“你臭小子,现在朝堂之中除了太子,便属端王,你不选端王,难道还要去选太子不成?”池候的脸色一变。

“我可以谁都不选吗?”方正直反问道。

“不行!”

“好吧,既然候爷如此霸道,那我也有一个条件。”方正直看了看池候那一脸威严的样子,也随意的摆了摆手。

“就知道你小子有条件,说吧,是要银子还是宝物?只要本候能力所及,一定给你办到。”池候一听,也很快释然。

以他对方正直的了解,要是不趁着现在这样的机会敲点东西出来,他还真不敢相信方正直是真心实意的从了端王。

“让池孤烟过来给我当个暖床丫头。”方正直随口说道。

“什么?!臭小子,你不可能!别说是暖床丫头,孤烟和你的婚事你也不用想了,她的事情本候做不了主,这件事情我们就此绕过,说你别的要求吧!”

就算是堂堂北漠神候的池候,在听到方正直的这个要求时,手里的烤肉也差点又一次掉落在地。

“没了。”方正直听到池候拒绝,顿时也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

“方正直,本候堂堂大夏王朝一品军候,听到你在北山村的消息后,连赶两天夜路,亲自率军来北山村里找你一个王朝的通辑犯,姿态,面子,给足了你,你别太过份!”池候终于有些怒了。

“候爷这是要翻脸了?”方正直看着池候那一脸涨红的样子,表情似乎也多少有些惊慌失措。

“唉本候与你第一次在神候府见面时,虽然谈不上愉快,但也并无厌恶,而且,你在南域一战中为大夏做了这么多,于公于私,本候都不想你自寻死路!”池候看了一眼方正直的样子,终于摇了摇头,叹出一口气。

“路是我自己选的,自然也是由我自己去走,我要池孤烟给我当暖床丫头,候爷办不到,那么,就只能我自己来办了。”方正直点了点头,重新坐直。

“你的意思是,你能让孤烟给你当暖床丫头?”池候一听,也是微微一愣,随即,脸上也现出一丝古怪。

“嗯。”方正直再次点头。

“臭小子,口气太大,容易咬到舌头!”池候的眼睛微微一眯,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就让她当着全天下的面亲口说出给我当暖床丫头!”方正直一脸轻松道。

“臭小子你说真的?”池候的眼睛猛的一睁。

“当然!”

“要是做不到如何?”

“那就遵从候爷的意思,在朝堂上先混个三五年,混回到我现在的三品侍郎位置。”方正直摆了摆手。

“好,本候就等你三个月的时间!”

“如果我做到了呢?”

“哈哈哈那本候就给你当个随从,听从你的安排好了!”池候笑了,笑得一脸的鄙夷

“听我的安排?我要是让候爷谋反,你也听我的吗?”

“放肆,这等大逆不道之话岂能胡说?”

“呵呵候爷果然开不起玩笑。”

“臭小子,你要是真能让孤烟给你当暖床丫头,除了谋反这等违背忠义廉耻之事,其它任何事情,本候绝不皱一下眉头!”池候也没有再废话。

“一言为定!”

“好,三个月内,本候保你安全,但如果三个月后,你若反悔,戏耍本候,本候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那就多谢候爷了。”方正直点了点头。

“嗯,既然话已说透,你打算何时进京?”

“快了,等一个朋友到了,我自然会进京。”

“朋友?”

“候爷不会真的觉得,我特意烤这么大一只山兽,就只是为了给你和我两个人吃的吧?”方正直看了看面前火架上流着油的山兽,撇了撇嘴。

“噢?听说暗影门当家的是一个女的,本候只听传闻,真人倒还真的还没有见过

,今日见见也好。”池候听到这里,也很快反应过来。

“呵呵”方正直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也现出两道人影,速度极快,最主要的是,这两道人影一边跑的时候正在不停的出手过招。

剑光闪烁,枪影重重。

一股浓郁的寒意和一点幽蓝色的光芒交错在一起,所过之处,尘土翻滚,就像两头饿狼在搏斗一般。

不是别人,正是轻衣和红羽卫现任督卫李惊风。

池候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当然不会相信李惊风会无缘无故的和轻衣打起来,李惊风是一个军人。

军人一切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那么,一些口角或者冲突,都不可能影响李惊风的行为,也绝不会让他违背池候的命令,擅自进村。

这样一来,便只有一种可能。

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而且,还是李惊风不敢擅自作主的事情。

“何事?”池候的手臂轻轻一挥,顿时,一道如薄翼一样的气息便飞了出去,直接隔在了李惊风和轻衣的中间。

剑停,枪止!

“禀候爷,两里之外发现一队人马,据探报人数在三千左右,速度很快,排布整齐,应该是训练极为有素的军队,现在正朝北山村而来!”

“军队?还是训练有素的军队?身份探查清楚了吗?”池候微微一愣。

这里可是北漠,要说在北漠有军队,而且,还是训练有素的军队,除了他池候还会有第二个人吗?

“没有,来人全部蒙面,身上的盔甲也被黑色的斗蓬遮盖,而且气息非常凶悍,单从外貌上并无法判断其真实身份!”

“气息凶悍?有没有可能是北蛮狼骑?”

“应该不是,这队人的气息确实和北蛮狼骑有些相似,可是北蛮狼骑的训练应该没有到这种程度,据探报,这队人行军的速度比我们红羽卫还要更快,而且,在那么快的行军速度下还能整齐划一的阵形,属下斗胆猜测,过来的这三千人,其实力应该不弱于红羽卫!”李惊风摇了摇头,很快将探报全部禀明出来。

“不弱于红羽卫?”池候听到这里,表情也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对于李惊风的判断,他还是信任的,可是,整个大夏王朝中敢说实力不弱于红羽卫的,也就只有那么几支军队,镇国府的破山军算是一支,其次十三府嫡系军队也有一些。

再有就是一些庞大的世家。

可是

这些军队应该都不可能进入北漠才对啊?

是谁?镇国府吗?

不可能。

池候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按理来说,以镇国府与方正直在南域一战的交情,确实是最有可能领军进入北山村来找寻方正直的。

但是,却也同样是最不可能的。

因为,刑远国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如果刑远国真的要率军进入北漠,就一定会提前给他发出书信。

就算是时间来不及。

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蒙面遮身的往北山村赶,堂堂镇国府要到北山村找一个人,需要蒙面吗?

不是镇国府,而且,还是蒙面进入!

那就是不想被发现。

是不想行踪被发现吗?

不对!

三千人的军队,还是列阵而行,这样的动静想隐藏行踪根本不太可能,那就只有一个理由,对方不想暴露身份。

是太子的人?!

来得这么快吗?

池候想到这里,目光也再次看向方正直。

然后,他就发现方正直在听到李惊风的话后,表情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而且,隐隐还有着一丝微微的欣喜。

难道

池候的眼睛微微一眯:“没想到仅仅一年多的时间,暗影门已经发展到了这等规模,本候倒是小看了乌玉儿了!”未完待续。

...

泗洪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西藏治疗卵巢炎费用

贵州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

西宁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价格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宝宝脾虚吃什么
分享到: